万卷书屋

Grand作品简介

Grand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小说作者,TA的作品包括: 《圈套(叔侄年下,5p)》 《肆无忌惮(兄弟年下)》 《那个叔叔(年下)》 《玩弄叔叔》 《温柔至上》 《卑劣占有》 《极限拉扯》 《追逐游戏》 《日全食》 等等,小说可谓是本本精品,字字珠玑。Grand所写的小说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情节与文笔俱佳。万卷书屋强烈建议您到正版网站阅读Grand的小说作品,您的每一次阅读都是对作者Grand的认可!如果您在万卷书屋阅读Grand作品时,遇到问题,请及时反馈,我们将第一时间解决,争取为您奉上一场阅读盛宴!

Grand的全部9部小说

圈套(叔侄年下,5p)
圈套(叔侄年下,5p)
豪门 商战 3p 4p 5p 基本都是肉 【两天一更或一天一更,不坑不坑,剧情瞎扯,看肉就好】正经版:崔云泽为崔家私生子,搬回崔宅不久,就计划着如何夺得家产,却不料被四个侄子轮流找上麻烦,互设圈套,谁先入套?简单粗暴版:论四个腹黑侄子如何将野心勃勃的小叔肏乖嗯?听说小叔不乖?肏一顿就好了。甜文甜文甜文小叔:崔云泽,33岁,最耐肏大侄子:崔律,22岁,最温柔二侄子:崔慎,21岁,最会调情三侄子:崔
Grand连载9万字耽美
肆无忌惮(兄弟年下)
肆无忌惮(兄弟年下)
【同父异母兄弟,骨科年下,商战狗血he】 哥哥作为家族企业继承人,纵横商界,年少有为,向来目空一切,一定不曾想过有一天,会沦落到被他这个顺从乖巧的弟弟肆无忌惮地蹂躏,却束手无策。 妖艳贱货明星弟弟攻x不可一世霸道总裁受 【更新时间为早上10:00】
Grand连载7万字耽美
那个叔叔(年下)
那个叔叔(年下)
景修年轻时被爱情冲昏头脑,给总裁当了几年小三,许多年后,总裁儿子找上门来了…… ·叔受,年龄差19岁,无三观强制爱 ·睚眦必报暴躁攻x隐忍叔受 ·丁宣城x景修,he~ ·全文只有攻对受各种摧残 日更一或二章,建议大家晚上10:00后来看。 关联文:《肆无忌惮》《偏执》《到我身下来》
Grand完结8万字耽美
玩弄叔叔
玩弄叔叔
【喜欢本文的小可爱点点上面的小心心投个票吧!么么!】 简介:起因是他教训了班上多管闲事的同学,对方父亲为讨说法无果,给了他一耳光…… “喜欢扇我耳光是吗?被我操成这样还有力气扇吗?” —— “教训我的时候不是挺能耐吗?现在还不是张开腿给我操?” —— “不想让你儿子知道的话,就乖乖听我的,只能被我操。” 嘴毒心狠小少爷看上人家非要强豪夺夜夜欺负老实人。 ?自负富家少爷攻x懦弱穷苦叔受 ?高中生x
Grand连载24万字耽美
温柔至上
温柔至上
简介:江起觉得自己是不幸的,他生来是弟弟上位的垫脚石,是家族利益的联姻工具;他又觉得自己是幸运的,婚后伴侣待他极好,好到就如黄粱一梦。 事实上就是一场梦,温柔体贴又粘人的晏沉川一直背着他到处玩男人,玩得花样百出,玩得圈内皆知,只有他还沉浸在虚假的温柔乡里一无所知…… 江起屈服于晏沉川的温柔,以为是双向奔赴,结果是万丈深渊,一个笑话。 晏沉川沉醉于外面的灯红酒绿,以为结婚是个过家家游戏,结果对方痴
Grand连载0万字耽美
卑劣占有
卑劣占有
简介:柯云烁从小恃宠而骄张扬跋扈,被家里安排联姻后闹了个天翻地覆,最终反抗无果。 他一直认为这场婚姻是祁宋惺惺作态的卑劣占有,温柔隐忍的态度更是让他把戾气都撒在了对方身上…… 又要骂又要操,小混蛋攻日常双标犯浑又作妖。 ?柯云烁x祁宋 ?骄横跋扈暴躁小少爷x大龄(?)温润人妻 ?同性可婚背景,年下,差10岁,he~ ?狗血淋头毁三观,先婚后爱,追妻火葬场(写上头了,别管我了。) ?还是熟悉的高亮
Grand连载0万字耽美
极限拉扯
极限拉扯
闻灼第一次见郑书妍:对方踩着拖鞋,顶着素颜来酒吧接人。 第二次见:郑书妍站在学校领奖台——手持国家一等奖学金。 第三次:郑书妍妆容精致又性感,在他隔壁卡座玩得正嗨。 —— 闻灼盯了人家一晚上,朋友也顺着他的视线,打趣道:“喜欢姐姐?” 闻灼:“谁不喜欢姐姐?” 朋友将她带到自己卡上时,郑书妍用拇指轻按着他的耳屏,说:“学弟好。” —— 郑书妍很好奇他为什么总是戴发带。 闻灼无奈笑道:“我经常跳舞
Grand连载0万字耽美
追逐游戏
追逐游戏
刘屹川在离开加州的路上邂逅了一个男人。 本意在汽车旅馆来个畅快的一夜情,第二天提裤子走人,没料到之后的旅途和对方频频“偶遇”。 ——当然,白送上门的屁股谁会拒绝呢? ?美式公路文 ?刘屹川(aidenu)x肯希?达拉尔(kenseydal) ?骚攻骚受,热情洋溢。 ?绅士暴徒华裔攻x身手矫健美西混血受,双向粗箭头 ?书香世家叛逆儿x农场主家傻儿子 ?强强年下he,美剧风/公路/旅行/动作/搞黄/
Grand连载1万字耽美
日全食
日全食
我的眼睛瞎了,把所有罪责都推到南暄身上。即便他在我身边没日没夜地照料,陪伴,我仍旧用尖酸刻薄的言语不停地责骂他,诅咒他。直到有一天……他死了。 可我不久后又听到了他的声音,即使那张脸抚摸起来不再一样,语气不再温柔,也不再体贴。 —— 方言时脱光衣服跨坐在那个和南暄声音相差无异的男人身上,勾引他,讨好他。 男人拍了拍方言时的脸,嗤笑道:“都说了我不是他,你贱不贱呐?” 方言时苦笑:“贱。” ——《
Grand连载0万字耽美